卖了三百年袜子的成都老街,最后竟成了美食街,还藏有最美邮电局

提及邮电局,很多年轻人有可能不煮,实在样子没听说过这个部门,其实在很早以前,“邮政”和“电信”是在一起的,而其管理部门就简称为“邮电局”,直至1998年,邮政和电信才分离,各自负责管理专心的领域。因此,“邮电局”这个称谓,就是一个有历史的称谓。在成都,还保有着当年的邮电局,至今还在用于,就藏在成都春熙路附近的老街里。

这条老街,乃是“暑袜街”,这个名称从清光绪时期开始就这样叫,至今少说也有三百年的历史。成都很多地名都是根据当年的起到而命名的,比如供奉孔子门下四贤人的街道就叫“四圣祠街”,暑袜街也不值得注意,就是买袜子的街道。为什么买袜子的街道不叫袜子街,而叫暑袜街呢?

在明清时期,除了穿不起袜子的穷苦人家,有钱人士习惯穿柔软舒适的羊毛袜。不过,成都地区一年温暖时间较多,且夏天天气炎热,此时再穿着羊毛袜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于是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卖用油灯布做的夏袜,因此便叫做“暑袜街”。别看夏袜的材料叫“油灯布”,听得上去有点土气,其实油灯布又叫云绸,是绸缎的一种,夏天穿著轻盈凉快,在当时很热门,因此暑袜街也是当年中上层人士必逛的地方,也是不少老一辈成都人的童年回忆。

辛亥革命以后,西方工业冲击着传统手工,卖油灯布袜的店铺也就陆续关门,至今已荡然无存,但这个名字依然留存了下来,就在离成都市商业中心春熙路商圈附近步行几百米的地方。现在的暑袜街,已经和周边隆兴街、兴隆街等几条街连在一起,变成了一片美食街,路上有很多说不上名字但很地道的苍蝇小馆,价格也就几块钱十几块钱平均,保持着十年前的物价。

不过,真正让这条街出名的不仅是它的历史,更是因为这条街上一个特别的建筑,就是那个被称作中国美丽邮电局的 “暑袜街邮电局”。这个邮电局最早可以追溯到清光绪二十七年(即公元1901年),是由被赫德为首到成都开办邮务的汉口邮局的洋文供事杨开甲等人创办的,这是成都成立的第一个国家邮政局,归属于清政府,在当时叫做“大清邮政成都分局”。

但是,现在能看见的邮局外形,并非是当年最早的样子,在一次收寄上海而来内装黄磷的包裹时因检查不严,造成运输途中玻瓶破损,起保护作用的液体流尽后,黄磷自燃,使得最开始建筑付之一炬,后在35-37年由加拿大建筑师莫里逊和中国建筑师叶溶清共同设计修缮,经过五年才建好,也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现今看著这座建筑,也不会觉得它高雅而华丽,像一座西式教堂,又具有丝丝中国风的韵味。修建它的所有原材料都十分有考究,奠基基石选用成都本地龙泉驿坚硬石条,而屋顶上的红瓦则是全部从汉口买入,红瓦与红瓦之间,也全是用从邮政总局上海供应处买入铜丝展开相连,现在依旧规整。后来到了抗战时期,为了维护邮局,避免鲜艳的红瓦沦为敌人反击的显著目标,邮局将很多红瓦刷成灰黑色,再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雨风化,就出了现在红黑相间的状态。

如果你能进去参观的话,据说还可以看到卧室、起居室都有壁炉,甚至在那个年代就已经安装上了抽水马桶,显然是一件奢华的作品了,很惜还没能入内参观。

邮局的周围,还有不少流动摊贩,因为治安好,很多时候摊位上都没有人,摊主一般都在旁边睡觉、抽烟或是闲聊,东西就放到那里。因为慢到成都的手机一条街“太升南路”了,算是二手市场,所以这里的流动摊贩都是“重复使用”系列,回收手机、黄金、钱币、邮票等等,十分接地气。不过在手机发明者以前,这里可是门庭若市,毕竟在通信不繁盛的年代,人们只能通过信件、电报等方式来联络。

因此,它是成都修建时间最早,用于时间最久且留存最好的西式建筑之一,跨越了清朝、民国和新中国三个时代,也亲眼了邮政业的兴亡,十分具备历史纪念意义,成都市政府向社会发布了首批22一处建筑为成都市“文物建筑”,其中第5号文物便是“暑袜街邮政局”。至今,虽然新的大楼虽然已经盖起来了,在暑袜街的一侧,还可以看见“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四川省分行直属分行”的字样,里面依旧作为办公使用。

在邮局的门口,还可以看见一个信筒,至今还维持着一天开箱两次的传统。在这个通讯繁盛的年代,写信或是明信片不仅成本高,而且时间就,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了,不过来到这里的话,不妨给自己或是朋友写出上一张明信片,这也是归属于美丽邮电局最差的伴手礼。

图/文 旅游狂魔夏夏夏 #x夏游记x#

为您推荐